□本報記者朱磊
  本報通訊員莊穎娜牛培強
  10月16日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50周年紀念日這天,一場“戈壁情懷”座談會,在軍事醫學科學院隆重舉行。回憶過去,在場的幾十名老者熱淚盈眶。他們都曾參加我國核試驗生物效應研究,把青春乃至生命,貢獻給了軍事醫學防護研究事業。
  擺在桌子上的高新技術武器醫學防護科研團隊成績單,讓他們感到無比欣慰:當年那股為國家民族利益燃燒的熱血,依然在年輕人身上沸騰,他們同樣做出了驕人業績。
  “當他迴首往事時,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,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……”主持座談會的一級教授王德文,朗誦起了這句名言。他今年76歲了,至今還帶領團隊在新武器效應與防護研究領域跋涉不止。
  理想信念融入血脈
  提起王德文來,大家都會說:“嗨,那老爺子,整天樂呵呵的!”此言不假,王德文滿頭銀髮、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。
  “我這一輩子,活得坦然、活得充實、活得幸福,為什麼不快樂呢?”王德文說。
  他還清楚地記得,1964年4月30日,他所在研究室主任劉雪桐,把他叫到辦公室,緊閉房門,鄭重說道:“國家要進行核試驗,我們奉命組建生物效應研究分隊,組織上決定讓你參加。”一股熱血沖向王德文的頭頂,這是黨對自己的極大信任啊!
  這時的王德文,剛從北京醫學院(現北京大學醫學部)畢業兩年,從參軍到軍事醫學科學院時起,他就決定把一切獻給軍事醫學事業。儘管,年輕的他已經能夠預料,會有很多考驗等著自己。
  此後,王德文和同事28次赴戈壁、進大漠,在困難面前他們從沒退縮。
  1996年,我國簽署了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。許多人勸王德文:搞軍事課題研究任務重、經費少,成果保密,無名無利,正好趁機轉向民用醫學,憑實力威望,一定能開拓出廣闊天地。一位老朋友還為他“支招”:腫瘤患者越來越多,搞這方面的研究肯定有市場。
  “軍隊科研人員怎能被市場牽著鼻子走?那會成為金錢的奴隸。”王德文掏出心窩子話:“我們是在黨旗下發過誓的,如果忘記了使命,一輩子都不會安生啊!”此後,他牽頭組建了全軍重點實驗室,把事業拓展到新的領域和高度。
  現任實驗病理學研究室主任的彭瑞雲,就是在這個時期“加盟”的。彭瑞雲以優異成績畢業於河南醫科大學,先是在地方當了兩年醫生,然後考取碩士、博士研究生,入伍來到軍事醫學科學院。聚會時有人笑話她“三傻”:當兵、不出國、搞軍事科研。她一笑了之,什麼話也不說。
  還用說嗎?她的事業和國家安全緊密相連,是能夠用金錢和名利衡量的嗎?
  科研戰場衝鋒不止
  我國神經外科奠基人、今年100歲的塗通今擔任軍事醫學科學院院長期間,經常在凌晨巡視營區,每次都看見王德文在辦公或做實驗,他勸告王德文這樣下去身體會出毛病的,王德文雖然口頭答應不會天天加班,但心裡卻有一本賬:每天多工作4小時,一年就多出兩個月,50年下去,自己就“多活”了小10年。
  時間、時間!時間里揉雜了王德文和戰友們多少遺憾、酸楚和苦衷呀。1976年夏天,研究員沈榮森準備動身去唐山接母親來北京,突然接到通知,當即隨隊出征,幾天后,唐山發生大地震,母親被永遠地埋在廢墟下。有一次,隊伍已經進駐試驗現場,研究員張德添突發急性闌尾炎,醫生要把他送往後方醫院手術,為了能夠儘快工作,他堅決要求就地手術,兩張桌子拼成手術台,用動物解剖刀割下了闌尾。王德文的大女兒即將出生時,他守在產房外,可出差的命令下達了,他掉頭就走,5個小時後,女兒呱呱墜地。
  從軍52年來,王德文和團隊獲得包括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、一等獎、二等獎和6項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在內的重要獎項80多個,總後黨委給他們榮記集體一等功。
  “王老搞研究,就像高明的棋手,走一步能看好幾步呢!”談起王德文來,中國科學院院士、軍事醫學科學院院長賀福初贊嘆不已。國家和軍隊需要什麼就研究什麼,時代發展到哪裡科研就跟進到哪裡,這是王德文幾十年來的“路線圖”。
  而讓王德文欣慰的是,創新精神在他的80多名學生身上一脈相承,他們銳意進取,有的獲得國家和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,有的成為重點實驗室主任、研究所所長,有的在某些研究領域挑起大梁。
  忠實守護精神家園
  按規定,王德文配有專車,可他很少使用,自己買了輛電動車,上下班或外出辦事,總是騎起來就走,大伙送他美稱“白髮騎士”。有一天凌晨3點,他加完班從辦公室回家,途中躥出條流浪狗,把他連人帶車撞倒了,到醫院縫了7針。院領導專門找他談話,命令他必須坐車上下班,可是,傷疤好了後,他的電動車又天天發動起來了。
  王德文的時間總是不夠用,可他給學生上課都是提前到,有一次因為修改課件,遲到了5分鐘,他向學生鞠躬致歉。只要是上級組織學習、開會,他總是按時參加,有時忘記通知他了,他還發脾氣。
  軍事醫學科學院政委高福鎖贊嘆道:“王老是元勛級專家,但他從不搞特殊,始終把自己當作普通一兵,把傳統當成傳家寶,自己身體力行,帶動整個團隊形成了良好風氣。”
  王德文心胸寬廣。某項重大國防科研課題立項後,5個單位分工承擔,王德文帶領課題組負責重要部分,處於超負荷狀態,然而,有個單位進度跟不上了,他立即安排自己團隊的人去分擔任務。
  “鍥而不捨、持之以恆,自討苦吃、其樂無窮”——在王德文的辦公室里,書柜上這句他親筆寫的座右銘,赫然入目。
  這是一個科研團體始終心系人民、報效國家的生動寫照。這是一名古稀老兵矢志打贏、永遠在出征路上的最美風景。
  (原標題:軍事醫學陣地的堅守者)
創作者介紹

外牆清潔

tm74tmxgb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